Loading....
Home | Recent Article links:

Archives

Article

小綺的生產三部曲(上)

<<寫在前面>>
終於在小綺一歲生日,也是母難日之前,完成了小綺出生的生產紀錄,這次幾乎是把文章當論文寫了,寫完才發現原來我總共寫了七千字啊!真是可觀~難怪寫了一年才寫完…既然如此廢話不多寫了,看紀錄去吧~
********************************************************************

這次的生產紀錄要從血壓和水腫開始談起….

從懷孕的最後一個月開始,水腫和高血壓成為我的惡夢,水腫感覺的出來,非常明顯的全身腫脹而且讓我覺得相當痛苦,但是血壓卻是容易忽略的,只有產檢的時候我才驚覺到數字之驚人,甚至在三十九周的時候,數字更是攀升的到150/110,只是醫生看我還能活蹦亂跳的,雖然說替我緊張,但還是先開了降低血壓的藥給我,並囑咐我如果有出現頭昏或是呼吸困難的時候要立刻送急診,老實說,這時候的我還完全不知道事態的嚴重….

就在產檢完隔天晚上(5/10)回到家裡,身體突然覺得莫名的疲憊與心神不寧,我跟老公說想休息,躺在床上卻睡不著,而且突然的不知怎麼搞的,難過的眼淚一直流,老公問我怎麼了,我也說不上來,就是覺得胸口很悶頭又昏昏,在這半夜時分,想說到底要不要送急診呢?老實說這時候的我一點也不想動,所以決定先休息一下,看看早上的狀況,其實另外一方面,隔天早上(5/11)有個非常重要的會議讓我非得出席不可,雖然不甘願,但是非我不可的狀況下真的讓我只好賭一下撐撐看,在這邊也提醒大家如果有這樣症狀可千萬不要拿我當榜樣學,我只是幸運一點逃過了一劫,事後回想才知道自己真的太大意了。

睡了一覺早上醒來覺得好些了,但是身體的疲累感還是沒有完全消失,好不容易撐完上午的視訊會議,中午跟一幫友人吃完午餐,我真的撐不下去好想睡覺,所以就直接請假回家了,睡到傍晚老公回來才帶我去看門診,等到這天的下午其實也是為了等老張呀(老張的門診時段越來越少了 :( ),因為不是一般的產檢,所以照慣例量完血壓和尿蛋白之後進入診間,老張看到我的血壓值搖頭,然後突然看到我的尿蛋白指數,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馬上開了單子請我在去檢驗室驗尿,因為我的尿蛋白過高了 @_@  報告出來確定檢驗結果,醫生就決定要幫我催生了,他問我要立刻住院還是要明天早上再來,我跟老公討論一下,當下覺得現在住院實在太匆忙(而且我還沒洗頭洗澡ㄟ),所以跟醫生約好隔天早上來報到,這天晚上心情很奇妙,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也很期待可以看到吳小妹,但也參雜了許多的不安。

一直到這個時候,醫生都沒有說的很明白我到底怎麼了,我只知道這些指數過高會讓我楚於危險的狀況,我只能猜大概是什麼什麼,直到後來在待產室,護士才跟我宣告,我的症狀就是—-妊娠毒血症!這才解釋了我心中許多的疑惑,也解釋了為何老張的緊張與後來在待產室所『享受』的高規格待遇….

我是一號床媽媽

星期五(5/12)早上送完小瑜去學校之後,就到萬芳的產房報到了,護士看了醫生開的催生單,立刻吩咐我換衣服進入待產室,請老公去幫我辦住院,就這樣終結了我第二胎的孕婦身分,升格為產婦了 @_@  這時候的我還傻傻的很開心的準備,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將面臨有生以來最悲慘的遭遇 :(

我記得開始躺在待產室一號床是早上十點多,負責照顧我的護理人員叫雅婷,我對她的印象非常深刻,一開始他就跟我做自我介紹讓我覺得很有趣,加上她親切的笑容與柔軟的聲調讓我經歷這第一次的催生過程中帶來了相當大的安撫與安心,於是雅婷開始幫我在肚子上裝上測量子宮收縮與胎心音的帶子,過了一個小時之後,雅婷說我的肚子沒什麼反應,大概小朋友還在睡覺吧,這倒是真的,因為平常早上都是吳小妹的熟睡時間,呵呵~ 接著開始幫我測量血壓,血壓測量的結果當然還是高的,然後護士幫我打上了點滴,這是我手上第一支針孔,在左手,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多。

溫柔的雅婷再幫我打第一支點滴

過一會來了一個年輕的男生護理人員,手上拿著一支又大又粗的針筒來到我的床旁邊,我跟老公看傻眼,他說這是降血壓的針,目的是幫之後我即將裝上降血壓點滴打頭陣用的,先讓我的血液中的藥的濃度爬上來,而他打入的方式則是從之前雅婷幫我打點滴的那個針頭(打點滴都會在管子旁邊留一個洞以利藥劑的注入)注入,藥劑的濃度很高,所以要慢慢推送的方式打入我的體內,他說這根針至少要慢慢推十分鐘以上….接著開始動作了,他一打下去我就有非常非常明顯的感覺,我開始覺得身體發燙,從背瘠熱上來,接著頭皮再來整個胸口還有我的臉,再過來就從我的腰間熱下去,我問他怎麼會這樣,護理士解釋道說這是正常現象,一開始他慢慢的推我還能承受的住,後來他好像站累了,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嚇了我一跳,接著他開始推的比較快,藥效一上來我開始不行了,那種感覺就像有人拿著一把熊熊烈火在你背後燒,我瞪大眼睛喘氣也沒辦法讓我覺得好過一點,我受不了開始大叫了:好熱!好熱!好難受! 腳踢著床手也打起來,很生氣但是隱忍著的對護理士說麻煩你推慢一點,我覺得這兩個男生在旁邊看我的感覺好像我反應過度一樣,真是讓人火冒三丈啊!不過老實說,事後想起來,這根針帶給我的痛苦大概僅次於嬰兒蹦出產道的感覺吧!

好不容易終於打完了,接著雅婷推了一台機器過來,幫我打上第二支點滴,這就是上面提過的那個降血壓(還有防止經鑾以及因為妊娠毒血造成產後大出血等等)的點滴,點滴接著一台小機器,可以精確的控制每個小時的流入藥量,這支點滴打在右手,時間是中午十二點多….剛打完沒多久,我的醫生–老張來了,他來關心我的狀況,我馬上跟他抱怨剛剛那支讓我火大的針,老張笑嘻嘻的解釋說那是因為葯劑讓血管擴張使得血液接觸皮膚的面積變大了所以才會覺得熱,我後來才知道,這降血壓的點滴除了會讓我體溫升高又怕熱之外,還會讓我四肢無力耶….Orz

老張的探視,正式啟動此次生產序幕,他吩咐護士可以開始幫我進行催生了!另外他也提及這次血壓高的情況,為了找出病因他將會讓我會診心臟科與腎臟科醫生,也因此我開始持續24小時記錄我的排尿量,甚至要我把尿液全部集中保留,聽到這個消息還沒什麼感覺,等到我真的要跑廁所了,才發現原來上個廁所可以變成如此艱鉅的任務,首先要請護士把測量胎心音綁在肚子上的帶子拿掉,然後推著那台掛著兩罐點滴的小機器推車到廁所去,狼狽且緩慢的解了小便在便盆裡,再把便盆的小便倒入大量杯中紀錄產量後再倒入集尿桶,還不忘要清洗便盆和大量杯,這才完成了小便任務緩慢的步出廁所,當然不是躺回床上就完成了,最後還要請護士來幫我綁回測量胎心音的帶子才大功告成,也因為打了點滴讓我有點四肢無力還有躺太久腦袋昏昏沉沉,所以這其中幾乎都是老公陪我也幫忙我完成這些工作的(除了解尿),甚至到隔天催生到子宮頸開了兩公分後,護士因為怕我突然產程加快生在廁所不準我在去廁所大小便,而改讓老公拿便盆到床上讓我解決,這其中所有的大小號就這麼血淋淋的攤開在老公面前,老實說就算平常跟老公已經生活這麼久很是親密,但是這種處境下的這種『坦承』還是頭一次,雖然過程中覺得實在是尷尬,但是當時的危險狀況也容不得我們兩個去想這麼多,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滿滿的感動與感謝呢,呵呵~

Be Sociable, Share!

Comments (2 comments)

mooncake / 2007-05-12, 02:57:38

哈哈總算等到了
這可以算是小綺的週年慶紀念文嗎

唉呦~沒想到老張背影挺魁的
看到他都是面對面

回覆回覆

Ring / 2007-05-23, 00:53:57

to mooncake:
是 帥氣老張cc

回覆回覆

What do you think?

Kate & Lisa

Subscribe

    via Email
    email address here

    via RSS
    rss feed here 

    power by FeedBurner

Plurk

Visitors